杰弗逊

充不起腾讯会员

我爱上了一个濒死的男人。

好,既然你不愿意找文拿证据,也不愿意说出我删的到底是哪篇文,并且说你没有指明说我抄袭。好吧。那我再在这里BB也没意义了,反正说我抄袭恶意、猜测我给桶招黑的是你的粉丝和亲友,也不是你本人。我也不能说什么了,撕逼也没意义。行吧,反正我幼儿园老师也要没收我手机了,就这样吧。我也懒得再说了。

大哥,你开始是没点名我啊,所以我也不可能乱认啊。只是看你把我拉黑了,我就大概觉得你是在指我啊,毕竟之前都还好好的,突然就拉黑了,我觉得我长得也不像营销号啊。
好,你这么说我也觉得道理上没什么问题,你那时候也没说我抄袭是吧。我就自己玻璃心跑去找亲友嗑叨。但我那时候也没发表任何文章像个智障一样乱带入乱吠啊。结果没想到我亲友就给你狂点赞评论了。这样是不对。我向你道歉,很抱歉。
但是我就想问为什么他们的评论是“阴阳怪气”的啊,我看了下截图,没有任何半点贬义辱骂性的词汇。我实在是看不懂怎么“好厉害”“怎么有这么好吃的cp?”这种话是贬义。
是,之后我另一个亲友来私信你了,语气很礼貌吧。但你还是说我们在骚扰你。行吧,既然你都说了你自己身体的状况,那么我们确实给你带来烦恼了,那我向你再一次道歉。
但是后来关于在微博你和你粉丝亲友的互动,我就真的有点看不懂了。既然你认为是我亲友点赞很烦,那你就直接说好了,我们不对就确实是不对。可是既然证据都没有,何必你的粉丝们要咬着我说是抄袭呢?总不能因为“我第一感觉绝对是......”“是个人都可以看出来.....”这种话吧???
“调色盘你想出就出咯,但是这样你会很累诶”这句话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理解为我承认我抄袭了,我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我当时觉得你主要的烦恼是在于我亲友的点赞和评论行为,我都是是想既然矛盾点都不在这里,何必呢?毕竟做调色盘的是你。如果我们要把矛盾的交点换到抄袭身上的话,那么调色盘你随意。
我最后再向你道歉,要是我亲友的小红心和评论让你很不舒服的话,我真的向你道歉。
但是我只想搞清楚现在抄袭这件事,毕竟这件事也确实影响到我了,毕竟这件事对于我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我没办法私聊发你,只能圈你了,打扰你很抱歉 @O老湿问今天尼诺米演坏人了吗

    “我是一个悲伤的番茄。”他笑着说。
    “我是一个尖叫的土豆。”他笑着说。
    我看了他一眼,把手中的沾满油污餐巾纸揉成一团,然后用力地朝地上一扔。
    “你是一盘糟糕的蔬菜沙拉,”我说,“你是一个被抛弃的情人。”
     我太刻薄了。我想。这样不太好。

沉船【1】

*全家乱搞 千万别打我
*全家桶出没    注意避雷避雷避雷
*非常ooc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
*本章涉及damijay   timjay   以及dickjay暗示   brujay应该在下一章
*现在走还来得及!!!不要骂我雷,我自己知道!!!!!
*早上不知道怎么抽了,重新发下


  达米安将杰森击倒在地,杰森惨白的脸蛋上全是凝固的血块和泥巴,脏兮兮的,看起来下贱又搞笑。达米安不屑地从鼻腔中挤出来一个音节出来嘲笑杰森,接着用他夹着钢板的靴子狠狠地踢了一下杰森的腹部。

  他下手的力道很重,足以把杰森的内脏踢到内出血了。但杰森哼也没哼一声,继续用自己鲜血淋漓的手肘支撑着自己向前爬去。他就那么仰着他的头,像只缺氧的金鱼那样抽动着,被揍肿的眼睛尽力睁得大大的,望着小巷尽头的出口,好像那样他就能得到他想要的自由一样。

  然后他的头就被提姆踩下去了。他的牙齿由于冲击力咬伤了自己的舌头,血液像唾液那样流了下来,滴滴答答地落在肮脏的巷子里,他的鼻腔也被埋进了土里。

  “德雷克!”达米安不满地叫嚷起来,像个被抢了玩具的小孩子那样。

  本来提姆和他一起来抓杰森就已经让他够不高兴了,达米安只想一个人戏耍自己的宠物狗。要是提摩西一直保持着他最开始的状态,表现的像个变态的性无能一样,靠在墙壁冷眼旁观达米安对杰森的暴行还好一点。但是他刚刚抢先做了达米安想做的事情,这就足以惹怒我们的小暴君了。

  于是达米安走到杰森身旁蹲下来,抓住杰森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提起来,然后又狠狠地往地上砸去,力气大到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想活埋了杰森。他来回这样做了许多次,或许杰森的鼻梁骨已经断掉了,他一边殴打杰森一边开始笑,并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够了,他已经脑震荡了,再这样下去他会呕吐的。”提姆说。


  “那不是更好吗?我们甚至不用费心思去替他催吐了。”达米安转过头来,看着提姆,对他挑衅地笑了一下。

  “可是你要是继续把他埋在土里,他会因为自己的呕吐物而窒息的。”提姆的表情都没变过一下。

  达米安耸了下肩,无所谓地把杰森提起来,然后像对待一块生冷肉一样把杰森翻了个面扔在地上。阴阳怪气对着提姆做了请的动作。

  提姆看都没看他一眼,他神情专注地抱起杰森,轻轻地把他靠着墙放置。而杰森的右小腿骨已经被折断了,这只脚就软绵绵地耷拉着。他亲了亲杰森有点被擦伤的眉骨,然后捏住杰森的嘴,把手指伸了进去,在杰森的嘴巴里面搅动着,抚摸着那些被牙齿划破的嫩肉。

  他们在干这些事情的途中杰森已经没什么反应了,他就像个被揍坏的西红柿那样歪着脑袋,达米安猜测他已经开始耳鸣产生幻觉了。那么他们大家都觉得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毕竟虐待一个充气娃娃可没什么意思,倒不如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后再接着玩,就跟一个可以更换零件的性爱玩具一个道理。

  提姆停下了他牙科医生一般古怪的行为,他直起身来,用他昂贵西装外套口袋里叠着的手帕擦了擦手指,然后扔掉了那条做工精美的米色印花手帕。

  “我们得快点了,在带他去见布鲁斯之前我们总该带他先去洗个澡吧。”提姆对达米安说。

  “还有格雷森,我想我们要先把夜翼送去父亲那里。”达米安拖着杰森走上了车,杰森被胡乱丢在后座,“至于他,确实太脏了,应该好好洗洗。”






午夜回廊

*dickjay    捉迷藏
*年上嘻嘻   恋/童癖预警   性幻想有
*其实是很纯洁的一篇
*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是好喜欢小坏桶


    杰森坐在花园的摇椅上,戴着副蠢兮兮的眼镜,百般聊赖地看着本书。

    迪克轻手轻脚地绕到了他背后,放缓呼吸,像一只正在狩猎的大型犬科动物。放低脊背,绷直腿肌,下一秒就要向毫不设防的小动物扑去。

    但杰森突然转过身来,狡黠地看着迪克。他欢快地挑起他细长的眉毛,像做了坏事一般咬咬自己的下嘴唇,朝着迪克吐了下他粉色的小舌头,再收回去咧嘴挑衅地笑了起来。

    “我早就发现你啦,”接着他就从椅子上爬起来,干瘪的小屁股离开了椅面,跪趴在藤椅上。他白皙纤长的小膝盖被椅子坚硬的编织条摁出了红印子,但他浑然不觉,就只是单纯地趴在椅子背柄那里朝着迪克笑,“大蓝鸟,你太不会躲啦。”

    迪克走过去,地上的枯叶被他踩得稀烂。他伸出手捉住杰森细长的胳膊,抚摸着杰森裸露在外的皮肤。杰森还以为迪克在和他玩游戏,于是还笑着地扭动着手臂,觉得痒的去推迪克。

    “小翅膀,天啊,他永远不知道这时候自己看起来是什么模样。”

    于是迪克几乎快屏住了呼吸,他的嘴唇微微地颤抖着。他靠近杰森,轻轻用手环抱住他单薄的腰。而杰森在他怀里乱蹭,拿手敲迪克的背,他的小脑袋散发着一股橘子甘甜的味道。

    “他用的是我给他选的洗发水。”迪克想。“作为奖励,我想我可以给他买一个三色冰淇淋。”

    我未经情欲的小翅膀,最纯洁的模样。你有对漂亮的眼珠,你的羽翼,你白色的羽翼,搽过你柔软的嘴唇,我的生命,我不能亲吻你的头发。

    “既然你觉得我不会藏,那不如你去躲着,我来找你。”迪克觉得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就像一个彩色卡通气球,飘在天上,望着下方的小孩子们,脸上挂着讨喜的笑容,心里充满的全是儿童软色情广告。

    杰森听到他这话后就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轻快地跳到地上,迈开他那被背带裤束住的的小腿,在草地上奔跑。

    “那大蓝鸟你必须要聪明点才能抓住我啦。”杰森的小皮靴也粘上了些草屑。

    迪克想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堕落到靠幻想吃棉花糖的杰森,才能对着那些金发肥臀的妞们硬起来。

    没有多少时间留给迪克思考他理查德格雷森会不会成为一个该下地狱的诱奸犯了。

    杰森已经跑的没影了。但迪克知道他去了哪里。

    迪克穿过长着黄玫瑰的小径,来到了后院。这里有一片广阔的草坪,在上面晾晒着许多白色的床单,被风吹的上下摇动,在床单的缝隙里露出了杰森泛红的脚踝。

    “他是故意的。”迪克几乎有些咬牙切齿地对自己说到。

    于是迪克甚至都没有费心思去隐藏自己了,直接朝杰森大步走去。迪克有把握杰森不会跑走,他只会装作无知地留在原地等着迪克走过来。因为杰森陶德是一个狡猾的小婊子,清楚在什么时候该乖乖听话地勾引自己的哥哥。

    迪克直接把隔开他们俩的被单扯了下来,用它裹住了杰森。杰森在他怀里又发出了那种咯咯的笑声,扒拉开捂住他的床单,然后紧紧地抱住了迪克,把他的脑袋贴近了迪克。

    他炽热的气息喷洒在迪克的鼻尖上,饱满的唇瓣就离格雷森这条发情的蠢狗两个指节的距离。

    “迪基,我知道你想亲我。”杰森甜甜地笑着。

    让我他妈的跳下地狱吧,我心甘情愿。

    “是,你发现了,你可真是个聪明透顶的的男孩,杰森。但你一定不知道你的兄长会在夜晚长廊里,赤裸着身体晃着屌来回游走,然后趴在你房间的门缝上往里面窥视;你也不知道你的兄长到底想对你白皙的小腿干些什么事;你猜不到他所有色情幻想的主角都是谁。”迪克想,“不,也许他全都知道。”

    想到这里迪克突然冷静下来了,他识破了杰森的手段,那个理智的理查德代替恋童癖变态回来了。

    于是迪克拍了拍杰森的头说:“你今天按时喝牛奶了,我很高兴。乖孩子总有奖励,今天我会来你房间给你念睡前故事的。”杰森小小的欢呼了一声,因为他发现他的小伎俩确实有效,并且为此而得意扬扬。

    但他的奖励也就仅此而已了,现在他能得到不过是一些积木和毛绒玩具。等他长大些,或许还能收到些奇怪的小玩具作为礼物,但总归不是现在。格雷森会保证一切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他有那个耐心将小翅膀养成他喜欢的模样,并且在一个美好的日子里得到报酬。

    但总归不是现在。

 

Submerge

*一篇自认为温情脉脉的dickjay
*这是我模仿我半年前的文风写的和现在很不一样     灵感来自《逝去时光的海洋》
*通篇瞎逼逼    你不要问我在写什么
*不讲科学!!地点随我心情变化!!!【滚      有点意识流
*推荐bgm 《Something Good》  链接在评论


  迪克踏着橡实木地板往楼上走,已经快朽坏的木板发出了尖锐的声响,在夜晚显得格外突兀,但迪克并不在意。他散步似的来到二楼的窗台面前,那里的常青藤紧紧地缠绕着深红色的窗框,它的叶子无声生长着、延伸着,一直蔓延到黑夜当中,而黑夜又包裹着一扇门,一扇乳胶漆快全部剥落的门。

  它并没有上锁,甚至是半开着的,但迪克却没有打开,他知道他的小兄弟就藏在门后,呼吸平稳,像马格里多穿着婚纱的圣女,手中捧着鲜活的玫瑰花。迪克为这个场景而感到兴奋不已,但他的动作仍然很从容,像个觉得猎物会乖乖撞到自己怀里的猎户。

  迪克站在门口并了并脚,鞋跟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宣告着自己的到来。像是问好,又像是威慑。然后他推门而入。

  房间里面很暗,沉寂得就像是被幽灵船周围的海水灌满了。迪克屏住呼吸,眨了眨眼,然后吐出两个泡泡。他从房门游到了床上,侧躺在杰森身边,静静地望着他脸上晃动的光影。他伸出手抚摸着杰森在水中浮动着的发丝,它们十分轻盈柔软,轻轻地绕上了迪克的指尖。迪克笑了笑,抬头向上看,然后他看见巨大的蓝鲸和破碎的光线。

  鲸鱼弄出的声响先是在船桅周围盘旋,然后下沉,在他们两人身边凝成了一堵黑色的墙。迪克牵住杰森的手,来回摁着他过分消瘦的指节,最后放到嘴边轻轻地吻着,表情虔诚,圣洁得像个准备接受洗礼的婴儿。

  迪克非常享受这种感觉。在深海,只有他和杰森两个人,只要一翻身就能看见在洋流里面一闪一闪的浮游生物。

  突然灯塔的探照灯射了进来,大海内部由下到上的被点亮,来自圣纳泽尔的风带来了爱情的回响。迪克感到自己的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的肺部已经没多少氧气了,于是他抱着杰森往上游了一段距离,坐到一块暗礁上,他们身下是五彩斑斓的珊瑚群。他先是亲了亲杰森的心口,然后吻住了杰森的唇。一群群游鱼从他们身边经过,掀起一场小小的海底飓风。

   “这样感觉就好像我拥有了他,”迪克想,“像睡美人一样的小翅膀。”

  海水突然充满了玫瑰的味道,那个在星期天沉没的小镇的人们又开始了歌唱。杰森睁开了眼睛,然后又闭上了。他抬手,浅浅地掐住迪克的手臂,回吻了他,杰森纤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

  海平面开始下降,先是露出了他们的头顶,然后是他们亲吻在一起的嘴唇,最后只剩他们交缠在一起的腿还在海面以下。天花板上有很多鸟在飞,现在这地方看起来就像一个阳光沙滩了,地上的贝壳还在傻兮兮地笑着。

   而他们两个人紧紧地环抱在一起,嘴里全是咸咸的海腥味道,太阳晒得让人觉得自己要和海水一起蒸发掉了。

   迪克对着杰森露出了一个过分灿烂的笑容,然后伸出手卷了卷杰森湿漉漉的头发,说:“飞吧,小翅膀。”



群鸟【2】

*damijay  
*暴力描写  有点小变态  慎入
*brujay    dickjay 提及
*虽然是二但和上一篇其实没什么多大的关联  随便看看就好

想不到老福特连这篇文都要屏,气煞我也,微博走链接,链接在评论

群鸟【1】

*damijay
*暴力描写  有点小变态  慎入
*brujay   dickjay提及注意
*不适者迅速逃生  别打我

    “也许我可以把他的牙齿都打掉,让他只能像条狗似的掉着两条口水”damian想到,“或者我可以打折他的腿,再泡进福尔马林里,即使血液仍在循环,但他全身上下都冒着苍白臃肿的尸体的味道。”

    jason被他揍倒在地,左肩膀被打到脱臼,软绵无力地耷拉在地上,但他却转过头来朝damian咧了咧嘴,发出一种很没教养的笑声。

    damian盯着jason被打肿的右眼看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放弃了这些想法。

    “我可不想表现地像一个野蛮人一样,至于你,jason,我想我需要好好教你下礼仪。”damian抬脚用他的GUCCI定制踩住了jason,然后轻轻地用脚尖拍打了jason的脸几下。“我认为我会是个不错的老师,那么你呢?我猜应该不是一个特别听话的乖宝宝吧?”

    jason含着血啐了他一口,弄脏了damian昂贵的鞋面。

    但是damian不在乎,甚至还不想因此惩罚jason,毕竟这样的鞋他有很多双,可jason——这样下贱肮脏的东西,他的养兄,可是个稀罕玩意儿。

    “来吧todd,今天开始第一课,就先教你怎么正确地进食好了。”damian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扯住jason的头发往外拖。

    jason开始挣扎,但他已经失去大声咒骂的力气了,在连续几个月的关押和折磨后。

    damian把他摁在餐桌上,jason尝试着去踢他,换来damian对他腹部的一下狠击,jason因此开始剧烈地咳嗽。桌子上那些剔透的玻璃器皿也因为jason剧烈的动作而翻倒摔碎。

    “其实你乖一点,我也没必要这么对你的。”damian打了jason一巴掌,然后摸了摸jason柔软的头发,亲吻着他的额头。

    “嘿,todd,说点好听的话吧,”damian一只手握住了jason布满淤青的右手,然后另一只手掐住jason的脸强迫他看自己,“就像你对父亲说的那些。”

    只要一提到这个jason就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他变得非常愤怒,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他晃动着他有些化脓了的左手,似乎还想攻击damian。

    damian突然失去了兴致,他可以让jason怒吼,他也可以让jason痛苦,但他甚至不能让jason掉一滴眼泪,他无法真正地伤害到他——像他的父亲和兄长那样地伤害他。

    “你总是这样,todd。”damian露出一个微笑,此刻他优雅的他妈的像个贵族,“你在期待些什么呢?有天dick会来救你,给你些爱抚,然后又把你推向另一个深渊?”

    jason疯狂地反抗着,但脸上却流露出种很悲伤的情绪,这种情绪只有在damian提起dick或者bruce才会出现,jason用他另一只完好的眼睛望着damian,像是威慑,但damian认为那更像乞求,乞求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哦,jason,”于是damian又笑了,他压低了声音,用一种像bruce的语气讲话,“我怎么舍得那么对你呢?”

    他拎起jason,jason偏过头去,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但damian凑的十分近,几乎快贴上去了,他就那么看着jason。

    “毕竟现在就只剩我和你了。”

    jason看起来没什么似乎反应,但抽搐的嘴角出卖了他,damian知道这可怜的小贱种一定是痛坏了,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过后。

    “听着,我们没必要这样,”damian把jason抱起来,环住他,用一种哄骗小孩子的语气说到,“只要你听话,我保证不会再打你了,我们搬去一个有阳光的地方,买一套房子,有个大花园,你想养什么就养什么,夏天的时候我们还可以一起去游泳,真的,我保证。”

    jason回过头看着他,有点不可思议,然后开始大笑,似乎damian也是个可怜虫。

    但damian不在意,他已经习惯jason这种态度了,他亲了亲jason的后颈说“没关系,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总有一天你会哭着改变主意的。”